全民彩彩票

故事会

故事大全
故事会
民间故事
爱情故事
侦探悬疑
儿童故事
鬼故事
历史传奇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人物故事
小故事
神话故事
励志故事
感人故事
皇帝故事
杂志小说
故事会
读者文摘
青年文摘
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考作文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
四字以上
成语典故
成语故事
星座命理
起名字
星座查询
星座运势
星座情感
星座财运
梦与心理
周公解梦
宝宝起名
在线解梦
公司起名

门票

时间: 2019-03-12 09:44 来源: 作者: 涧下水

  外面的油菜花开得挺灿烂,只不过当中立了两座电网塔。今天天气好像不错:不温不火,太阳被埋藏,风也沉默了。
  张抑一个人坐在宿舍里,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盯着手机屏幕。"听说这次来了个北大中文系的教授……"隔壁还在议论。"管他呢,有学分就行!"一声满无所谓的回答随即出来。张抑眉头紧蹙,似在感叹着墙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
  还有三分钟。张抑心中默默数着,眼睛隔着镜片,也死死抓住手机上的时间,尽管清晰可见,也纠缠着丝毫不肯放松……终于,时间到了——十二点,那是一个多么特殊的时刻,在今天同样不例外,它让无数学子百般激动——开抢!相信大家定是一齐呐喊,拿着手机在上面疯狂地指指点点。因为,能否顺利听得那些名师的课程,就在此一举了。毕竟,物以稀为贵。恐怕这句话也只有稍后的张抑会慨然说出。
  没错,这个世界的竞争总是惨烈的,仿佛你越弱,就越被欺侮着。
  十分钟过去了,张抑依旧一无所获。他很清醒:自己的手机太多时候更像一块砖头,敲核桃在行,抢网速,那可奈何不得别人。这种紧要关头,除了无奈,便是恼怒,或是假装用个低落的情绪叫做"悲愤交加".总之结果就一个字——败!
  "妖孽!"张抑有些不能自已,将手中的"砖头"重重地摔在书桌上,然后长吁一口气,希望能使自己冷静一下。
  适时电话铃响起,张抑很不耐烦地抓起手机,见上显示"胡程鹏",动作又温柔了许多。
  "二哥,抢到课没?"对方的声音藏不住一丝兴奋。
  "没有。"张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唉,真是太难了……"胡程鹏听说二哥没有抢到,语调顿时滑落了很多。
  "没事,你抢到了就去上呗,原谅二哥不能陪你了。"
  "哦,好吧。只可惜不能找人代课……"胡程鹏若有所思的样子。
  "瞎扯什么呢?去玩你的,挂了!"张抑当然知道胡程鹏的心思,只是事到如此,已经没什么可以改变的了。还好不能改变什么,不然这傻小子又得做出什么"损己利人"的事儿出来,张抑暗自庆幸着。突然手机又响起——
  "二哥,忘了告诉你,今晚还有一个讲座,不用门票……不对不对,是门票信息可以手写的,听完讲座后再拿回去自己填的那种,也可以加学分的。你不是没抢到票嘛,晚上一起去呗?"胡程鹏总是那么"神通广大",不知从哪儿弄来这样一个便宜消息。
  "你说了算。"张抑自始至终都是淡然的。
  下午课罢,众人便拉帮结派往讲座的地方匆匆赶去,看来胡程鹏的消息果然灵通。只不过这时他自己还在不紧不慢地收拾课本,张抑半信半疑地走到他面前。果然,胡程鹏又来了一个转折——
  "二哥,我部门突然要开会,要不然你先去吧,讲座完了以后看能不能帮我弄张门票……"本来是无所谓去留的,但现在是非去不可了。张抑如是盘算着,遂迈着大步追随那群人潮而去……
  走进会场,发现还有将近一个小时讲座才开始,张抑有些无奈。不过还好,刚下课,手中还拿着纸笔,可以写写画画打发时间。再不济,也可以看着讲座主题稍作预习。
  会场真的很热闹,颇有一副商讨国家大事的样子。当然也有安静的——神奇的智能手机在手,哪有不安静的理由?唯一能让会场俨然的,恐怕也只有主持人号召的掌声了。那掌声,果真是很礼貌的,或者说,至少它是很乖巧的,没有指令,便纹丝不动,十分规矩。
  张抑望着大屏幕上的讲座题目,感觉没多大兴致,但依然在纸上舞动着什么,权当练练字吧。只不过偶尔也会疲劳,便闭目养神。脑中回忆着暑假里菜市场的画面,再配上此时会场里的动静,倒也生动了不少。
  随着讲座进入尾声,场下的"声乐"也逐渐急促起来。教授当然会有所察觉——
  "怎么?是我占用的时间太长了吗?"教授的声喉很平缓。一旁的工作人员悄悄低下了头,手起放到嘴边,继而又放了下去,反复好几次,终究是左手搭右手,回到了最初的状态。场下,欢声依旧。
  "好,讲到这里,咱们今天的内容也差不多快结束了,同学们若是有什么疑惑,可以向我提问。"教授望向台下,沉默少许,又补道,"若是没有,那就到此为止吧。"
  "教授,我有提问!"适时一个清晰的回复冲破愈发沸腾的会场。
  教授看上去有些惊愕,又好似一丝惊喜。整个会场顿时如釜底抽薪,一片寂寥。众人的目光同时迎声而去——没错,不是别人,正是张抑。
  还未等教授张口,张抑又来一句:"您刚才讲到‘三曹’的时候,说曹丕是曹操的长子,这好像与我们平时所知不相符合。我想知道这是您的口误还是说您有什么别的说法。"
  "这位同学,谢谢你的提问,请坐。"教授打出一个手势,平直的嘴角也稍加上扬了些,继而清了清嗓子,"看来我的门票还不算太廉价。那好,咱们接着讲。"
  接下来的十多分钟,教授的声音似乎明亮了很多,直至讲座结束。大家相继找回了自己的魂魄,纷纷朝那个狭小的出口涌去……有些人倒不再着急了,静静坐在原位等待着。当然,左边还有个空旷的门——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只可惜,那个门口没有人发放门票,没有门票,岂不白来?
  张抑自然也须要等待,因为,胡程鹏一直都没有进来。两个小时的讲座终于散场,张抑走了出来,望见路边燃着的灯,更加通明。
  回到宿舍,张抑取出那张孤单的门票,在姓名栏写下三个字,然后鞋也不脱地踏上了床,倒头睡去……

版权声明
1、本文由涧下水原创发布在全民彩彩票,版权归原作者和全民彩彩票所有。
2、全民彩彩票(5aigushi.com)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Tags: 门票 教授 北大 学分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